革命圣地—黄岩区上垟西洋村

导航:黄岩区上垟乡西洋村官网 > 首页 > 革命圣地—黄岩区上垟西洋村

西洋村是一个有历史、有文化、有内涵的革命老区。它位于台州市黄岩区西部山区,东邻象岙村距浙东十八12公里;南邻白沙园村距雁荡山景区仙姑洞8公里;西邻莆田村距富山大裂谷25公里;北邻风景秀丽的长潭湖距黄岩城区46公里。这里山清水秀、空气清新、历史悠久,交通便利,物产丰富,人杰地灵,百姓和谐。

在宋元成化五年(1469),西洋村叫来远乡十三都。民国2年(1913年),命名为秀南乡,后呈是第8保,蒋店是第10保,乡长柯志金。解放后西洋村属乌岩区秀川乡山前大队。1960年建造长潭水库,撤销了乌岩区,更名为头陀区小坑公社山前大队。1985年撤区拼乡,山前村更名为上垟乡西洋村。

一、党组织的发展

19388月上下吉大队支书芦思亨和杨尚志,前来蒋店发展了丁从初、阮桂林、许小友等三名党员,并入上下吉支部。1939年芦思亨、丁从初两同志又介绍李育六、许帮献入党。同年九月,杨尚志和卢思亨俩同志在我地组织了减租活动,在大富殿召开保长大会,山前、后呈两保共有200多人参加。首先,卢思亨同志在会上作了宣传:宣告土地是劳动人民开垦的,应该属于劳动人民所有,地主恶霸无权独占。租息太重,应该减免。佃户一致拥护、支持。并提出了三七减租,佃户得七、地主得三。当减了几户时,地主反对,拒不执行,由于当时革命力量的薄弱,这次减租斗争没有成功,但对地主敲了一次警钟。

1940年丁从初介绍丁崇明、阮孟坤、林大元入党。至此共有党员9人,成立蒋店支部,支书丁从初,付支书阮孟坤。

当时党组织主要活动任务: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,发动群众抗日,开展减租宣传,张贴革命标语,给八路军、新四军写慰问信,组织妇女会,做拥军鞋,支援浙南部队。

1946年,上级党组织派叶小东来蒋店工作。丁从初、阮孟坤介绍丁老美、阮老美、丁从高、丁小春、林小钗入党。

同年成立起农会、自卫队、妇女会后,地下党组织力量渐渐壮大,又进行了第二次减租斗争,这次减租是6.253.75,佃户得6.25,地主得3.75,减租斗争取得了成功。1947年浙南又派章才水、潘学优、马仙梅等来此活动。第三次减租斗争,这次是37减租,佃户得7,地主得3。这次减租也取得了成功。

二、虎口夺粮

1946年秋天,下桧地主蔡辛柯强占杨金友家的田不给续取,地下党研究决定将杨金友家田的稻谷割回来。夜间蔡辛柯带着武器,日夜看守。我地下党发动自卫队乘夜将稻谷割回来,地主蔡辛柯知道我们地下党的厉害,不敢接近,远远地放了几声冷枪。

三、反清剿斗争

1948年,章才水和林大元介绍林小池、元小友入党,党组织不断扩大。这时党组织的主要任务是:组织成立70余人的农会,23人的自卫队(民兵)。农会和自卫队在支部的带领下,带领农民减租减息,进行抗丁、抗捐斗争。为了支援边区部队,地下党组织自卫队、农会从地主冯洪仙、冯四九、冯米章、冯米洪、牟同中、许世丁等家缴来稻谷四万多斤,伪币八亿多元,送往支援浙南游击队。

地主恶霸不但有钱有粮,还备有大量枪支弹药,他们用武器来镇压劳动人民。为了彻底打倒地主恶霸,必须将他们的武器缴械了。同年,地下党从冯四九家缴来土快五一支,小口径步枪一支,子弹20发,冯洪仙家缴来小口径步枪一支,子弹15发,朱仁良火筒一支,子弹8发,牟同中手枪一支,小口径步枪地支,手枪子弹5发,卢金友家小口径步枪一支,子弹7发,许金满家木壳一支。从各地主家缴来小口径步枪6支,土快一枪2支。另外从白沙园、里加洋、象岙地主家缴来短枪4支,小口径步枪5支,土快一18支。又从双溪堂、下坦等地主家缴来消防弹1个,手枪16支,木壳7支,创拔2支,小口径步枪60多支,土快一80多支,子弹1000余发。从此以后,这里的地主恶霸的枪支、弹药基本缴光,地主恶霸的威风扫地。我们将所缴获的枪支弹药,好的支援边区部队,差的扩充自己实力。

同年农历八月初三日,有一中队伪兵扎营在小坑李坚猛家,准备来围剿革命根据地,那天下逢小坑赶集,群众闻声不敢上市,街上无一点东西买卖,象岙屠工辛泰来,放在离小坑4华里的箬厂埠卖猪肉,匪兵闻讯来了三个伪兵来抢猪肉,谁知我地下党和自卫队对敌人已作了监视,伪兵来抢猪肉时,我们出击,逃走了两个,抓住了一个。俘虏交代了敌人的布局。陈国林等同志化装成卖柴穷苦农民进成实地侦察,看到和伪兵交代的无异,游击队作了计划,准备攻打小坑。

823,我地下党和上下吉地下党配合游击队,共有100多人,深夜潜伏到敌人营地周围,再由短枪队从正门打进去,正门楼下架着一挺机枪,楼上又架着一挺。这时,敌人吃了猪肉,准备到外面还哨,走到门口被我游击队发现,夜间口令中立即开火,机枪手当即击屁,其他敌人往楼上跑,楼下还有一挺机枪,一看情况不对,往边门逃走。这时,楼上月洞中的机枪猛烈地扫射,阻止了我军的前进,游击员王天林悄悄地埋到月洞下,将手榴弹塞进月洞内,刹时,手榴弹炸开了花,敌人的机枪手被炸死了,游击队立即冲到楼上,敌指挥官倒在地上装死,被游击队活捉。这一仗只打了半个小时,就解决了敌人一个中队,打死敌人6人,打伤敌人10多人,活捉了指挥官。共缴获机枪2挺,手枪4支,步枪100多支,子弹、手榴弹10多箱。战斗结束后,游击队对敌人作了处理,对敌人进行了我党政策教育,给受伤的10元,无伤的5元作路费,让他们回家,叫他们不要为国民党卖命。这一仗我游击队、地下党和自卫队未伤一兵一卒,凯旋归来。

四、敌人阴谋破产,击毙特务头子

经过了减租、减息、缴粮、缴钱、缴枪等斗争,敌人痛恨地下党,并扬言捉住地下党主要人物丁从明赏稻谷50箩,捉住丁从初赏稻谷30箩,捉住阮孟坤赏稻谷15箩。小坑特务头子黄何芳,他横行霸道,无恶不作,结交有18个义兄弟,一贯替国民党出力卖命,民愤极大,他是我地下党革命路上的绊脚石。地下党阮桂林、丁从明、丁从初、阮孟坤和党领导章才水,研究决定要枪决黄何芳。19488月的一天夜里,以上这几位同志闯入黄家,将黄何芳捉住,抓到小坑街头枪决示众。正是大快人心。

五、叛徒告密,地下党员被捕

自从小坑一仗,把国民党一中队彻底打败后,敌人暴跳如雷。在叛徒王天赞出卖,1949年农历213日临晨,阮孟坤、丁从初、阮桂林、杨金友等四人正在蒋店窑厂里,伪兵有一中队,由吴金伧带领,配合吴敏山的便衣组突然来袭,地下党没有防备,无法突围。群众夏老斗,听到枪声,连忙起床准备去报告地下党,被敌人打死,只有18岁。他革命心切,多次要求参加浙南游击队,由于他年小,党组织没有同意带他去。群众洪宗池,被敌人打伤,后在浙南游击队医院治疗。同时被捕的有:丁老美、阮老美、徐益定、谷亨浩、陈秀法、王金才、谷小香(女)……等30多人。

六、坚贞不屈,视死如归

敌人准备把被捕的地下党员、自卫队员押到乌岩区开审判大会,到了小坑,敌人为了显威风,想杀一禁百,用极恶毒的手段,将地下党付书记阮孟坤同志枪毙了。阮孟坤同志壮烈牺牲了,这并没有削弱同志们的斗志,反而增强了同志们的革命信心,没有一人向敌人屈膝投降。自卫队员杨金友同志是和阮坤同志共一条绳子绑着的,当将阮孟坤同志解绳就义时,杨金友同志面不转色心不跳,他想我是最穷苦的人,干革命是为了穷苦人翻身,死了也值得。那时他还不是地下党员,可是他非常明白革命道理。

上下吉游击小组和浙南游击队闻风准备追击,敌人知道我们要追击,当场放了几人,押着几匆匆忙忙地向着乌岩逃走,乌岩区敌人再不敢开什么审判大会,将杨金友、阮桂林、阮老美、丁从初、丁老米、徐秀法等11位同志解往黄岩县政府入狱。

七、越狱迎解放

乌云遮不住太阳,1949年农历51日,枪声从黄岩城四周响起,国民党反动派像热锅上的蚂蚁,抱头鼠窜,无处藏身,阳光照进了监狱,同志们冲出了牢门,走了南门的打铁店,砟开了脚镣、手铐,擎臂高呼: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!共产党万岁!毛主席万岁!”

从此,鲜艳的五星红旗从黄岩城冉冉升起,全县得到了解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