葱油饼大姐赵林

导航: 黄岩区上垟乡西洋村官网 > 首页 > 葱油饼大姐赵林

凌晨四点,一个女人,一辆车,在幽幽的路灯下,她停好车支上煎锅。 12月的台州湿冷难耐,但面浆浇到锅上,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,把一切寒意驱散了。女人把头发拢到耳后,利索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……


 21岁离家去上海闯荡,过着乞丐般生活,经历过两次婚姻,现在又孑然一身。

      捡过破烂,挑过大粪,穿男人的衣服去给人抬棺材,给死人擦身子……

      面对生活的苦难,女人没有逃避,她在写作中获得重生今年3月,她的18万字自传小说《蚁群》出版,主人公的顽强征服了万千读者的心,“葱油饼大姐”的名字不胫而走。 而就在上个月,以她为原型的微电影《相信梦想》,获得了第二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“金海棠奖”。“葱油饼大姐”火了。

     “葱油饼大姐”名叫赵林,一个已到“知天命”的女人。书中的安宁是生活的奢侈品。


     “我一直很想读书。15岁时,因为大病被夺去了读书的机会。”

     “女儿出生后,我常常捡破烂贴补生活。有一次,收到一大堆报纸,纸堆里混杂着《简爱》、《鲁滨逊漂流记》等几本书,就是这几本书成为我生活的慰藉。空闲时就拿出来看。”阅读使赵林走进小说的世界,她佩服简?爱的勇敢与坚强,也为她能获得幸福而欣慰,在小说中,她能暂时忘记自己生活的苦难,能激起她对生活更多的遐想,“在书中我感到很安宁,读书的愿望就像埋在深层的一粒种子,终于露出嫩芽,快速生长。”


生活条件稍好转,赵林减少了卖饼的时间,“以前一天出摊三次,后来改成两次,空出时间读书,读着读着,也想试着下笔写写。”


在写作的路上,赵林是幸运的。2010年,赵林在网上遇到了她写作启蒙老师网友“润物无声”,“润物无声”姓蔡,热爱人文哲学研究和散文创作。赵林视蔡老师为知音,在蔡老师的指导下,2011年11月,赵林参加了《散文选刊》举办的全国散文奖评奖,以一篇《生死考验》拿下了“精锐奖”。

在文坛初露头角的赵林自嘲道:“我写作完全是因为我不知道天高地厚,如果我要有一点自知之明的话,很可能就不会去写作。正如我老家一个女的,喜欢唱戏,她一亮嗓子就把人唱跑了,她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嗓子差,还缠着戏班班主收她进剧团,被人当成了笑柄。我也一样。”写作中寻求拯救自己的力量。


       赵林本以为自己今后能在卖饼之余快乐地享受写作乐趣,可是命运总是爱捉弄人,不幸悄悄降临,2013年,赵林的第二任丈夫得了癌症,并不富裕的生活如雪上加霜。生活的压力令人窒息,却激发了赵林一个念头,将自己的生活诉诸于笔墨。


“我自己没把握写成什么样子,是长篇还是短篇。” 一边挣钱一边照顾生病的丈夫,赵林第一部小说《蚁群》雏形出来了。书中的“赵二”就是赵林的影子,尽管她如同浩浩荡荡的蚁群中的一只小蚂蚁,忙碌而默默无闻,但她仍希望通过双手改变自己的命运;她渴望下班后在一间几平米的出租屋能脱去满身的尘土;她也希望自己的梦想有一天能够实现。


      每天夜深人静时,赵林都要上网码字。“有时躺在病床的丈夫会问我写到哪了,让我把他也写入小说里。他催促我快点写完小说,他好安心地走。” 2013年11月,赵林写完了小说《蚁群》的最后一个字,丈夫也离开了人世。“生活的压力一边使我感到不堪重负,一边又使我从重压中得到新生。一种苦难到了一定的极限是要转换的。”艰辛的生活,没让赵林长吁短叹。相反,她无时无刻不在努力活得精彩,渴望实现人生的价值。

     《蚁群》在黄岩书城首发那天,她说:“写作,一如宗教信仰,是人类为了寻求可以拯救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    《蚁群》完成后,赵林笔耕不辍,又开始创作另一部有关儿时农村生活的回忆小说《庄稼人》。“我还会坚持写作,下一步万变不离其宗写我们农民,把这些人再改头换面重新塑造。”写作对赵林来说是一种享受,也她释放压力的唯一方式。“我把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写得坏坏的,或者把他干掉。这些事情现实生活是做不到的,唯有文学能帮我解决。”


人如饼,懒于装模作样



      出名之后,赵林家中还是一如从前,她认为文学带给她的不是财富,而是心灵的救赎。“从内心来说,我没有感到自己出了名,我只是在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。写书我收获的要远大于读者。”



“我的葱油饼摊子很简陋,有钱人很可能看不起,但也有一些从未吃过我的油葱饼的人专门驱车过来买过,其实如果我的饼子经过了一番包装,搞得像模像样肯定要好卖不少。”被问到出名以后葱油饼生意是否有了好转,赵林觉得她的葱油饼就像她自己一样,不经包装,质朴简单,“我这个人一辈子就懒得装模作样,就像我从没有给自己搽过胭脂花粉一样,对于粉墨登场总是不重视。”